創作於2019年

到目前為止她依舊是我最喜歡的一幅畫。

或許他沒有高超的繪畫技巧,但我認為我畫出了想像中的自己。

穿著五彩繽紛、帶有破碎的金黃的禮服,誇張的長髮,全部梳到腦後,黃色和土黃搭配的眼影及唇膏,淺土黃的腮紅,配上一副 甚麼都不關我的事,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的表情與背景。

或許就是從這一刻開始,我癡迷於每一幅畫都要有金黃的媒材在上面,不管是金屬筆、金色壓克力、甚至是真的黃金箔。

Leave a Comment